Wednesday, 18 January 2017 06:31

中國基督徒女子眾籌旅費 參加川普就職典禮

Written by

陳妍在美國生活並成為基督徒的經歷或許能夠解釋她對這位即將上任的美國總統堅定不移的支持。生於70年代,90年代末赴美後她找到了一份金融分析師的工作,後來又學習計算機科學。陳妍最後在1999年拿到了工作簽證,不久後受洗加入了巴爾的摩頓當地的華人教會。

18coppinsWeb-articleLarge.jpg

  競選期間,唐納德·J·特朗普在華盛頓參加一次保守派集會時手持聖經。 Drew Angerer/Bloomberg

  華盛頓時間周五早上,在美國國會大廈西廣場上參加唐納德·特朗普就職典禮的數十萬或歡呼或發出噓聲的人群,其中將有一位來自中國的虔誠的基督徒。她堅定地支持特朗普,不因他的道德問題和挑起對立的政治風格而動搖。她說就在大選前,她通過禱告預感到特朗普將成為歷史的抉擇。

  因此去年11月大選前兩天,生活在江蘇連雲港的陳妍一早在她以文學、詩歌為主題的播客聽眾和朋友圈中發起了一項眾籌,為她去華盛頓直播特朗普就職演說籌集旅費。截止11月24日感恩節的十幾天時間裏,上百位聽眾、朋友為她捐助了約8000元人民幣,用來支付包括簽證和機票的基本費用。

 陳妍在美國生活並成為基督徒的經歷或許能夠解釋她對這位即將上任的美國總統堅定不移的支持。生於70年代,90年代末赴美後她找到了一份金融分析師的工作,後來又學習計算機科學。據陳妍說,1998年,在等待工作簽證期間,曝出了時任總統克林頓和白宮實習生莫妮卡·萊溫斯基的性醜聞(Lewinsky scandal)。作為結果,兩院的爭鬥延長了她和許多人等待簽證的過程,讓她覺得“life is out of control”(生活失去了控制),這段經歷也使她留下了對克林頓夫婦的負面印象。此時,剛受洗禮的姐姐建議她禱告。陳妍最後在1999年拿到了工作簽證,不久後受洗加入了巴爾的摩頓當地的華人教會。

  2002年陳妍回國宣道,以“白鴿子”為筆名寫作,後來在荔枝電臺創辦了以基督教為主題的播客“裸顏電臺”,在一年多的運行期間,她通過講讀文學探討神性。2015年5月,陳妍的播客被封,而後她重開播客,更側重文學、詩歌。2016年5月,陳妍受身邊基督徒朋友的影響開始關註美國總統候選人特朗普。她說因為在一些如墮胎和同性權益的重要議題上一致,和美國很多基督徒一樣,中國基督徒中也有不少特朗普與共和黨的支持者。

  特朗普很少去教堂,看起來不算特別虔誠,但是這次卻邀請了六位著名的宗教領袖(五位基督教以及一位猶太教)在他的就職典禮上祈禱。這些人或與他家有私交,或者曾表達對他的支持。在陳妍完成眾籌後不久,一位在美國的聽眾通過當地議員幫她訂到了就職典禮的票,陳妍也在12月下旬到達美國後到國會大廈踩點,還到紐約參觀了特朗普大廈。視典禮現場網絡狀況而定,她考慮采取音頻直播,或者聊天群錄播加視頻等多種方案來記錄就職演講。近日,正在巴爾的摩等待就職典禮、籌備直播的陳妍接受了紐約時報中文網通過微信語音的采訪,從一個中國基督徒的視角談她為何支持特朗普,以及特朗普將如何影響中國的基督徒,以下訪談經過編輯。

  紐約時報中文網:你為什麽要去美國參加特朗普的就職典禮?

  陳妍:自從我來美國開始信仰基督之後,每次換屆選舉都會禱告,這次禱告過程中,很特別的是預感到這是一個轉折點,所以這次比較有熱情,比較被特朗普大叔的激情和永不言敗的精神感動,他個性直截了當,覺得比較有意思。

  紐約時報中文網:為什麽說是轉折點?

  陳妍:轉折點是相對於過去八年奧巴馬政府的一些民主黨政策。他傾向墮胎,保護同性戀婚姻權利,直到最近一兩年男女同廁平權。相對於聖經,這是一個墮落的傾向,是非常糟糕、無可容忍的。奧巴馬忌憚政治正確,不敢說Merry Christmas(聖誕快樂),只說Happy Holidays(節日快樂)。但特朗普不以提Christ(基督)為恥,不會打一個X代替,就是說Merry Christmas,不以福音為恥,是勇敢的象征。我會更傾向他,並不表示他是一個完美的人,他有很多的問題,包括現在媒體都盯著他。特朗普當選過程中,即使在共和黨內部也經過一些廝殺,但最後還是支持了他,所以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好的起點。

  紐約時報中文網:你是什麽時候開始支持特朗普的?

  陳妍:我對他關註的最高峰是在視頻門醜聞(註:2016年十月曝光的一段視頻顯示,特朗普曾在2005年用下流的語言談論自己調戲女性的經驗)發生後。關註是5月份就開始,我的朋友圈5月份就開始發一些他的東西,搜索選摘幾乎他所有的紀錄片,感到他年輕時就非常愛國,密切關心自己國家的命運,能發現問題癥結,和主持人奧普拉(Oprah Winfrey)坦言不大會競選,但有一天看不下去而且確定不會輸,會參選的。但是最高峰,開始確定他是我心目中總統,如果我有投票權我就選他,是因為他10月份兩次總統辯論會間視頻門之後的反應。

  他的這種locker room(更衣室)講話當然跟我的價值觀不符,只是他之後的反應打動我。聖經裏面有一個大衛(David),是唯一被稱為合神心意的君王,他做的最糟糕的事情是,不僅犯奸淫而且奪人之妻,還把他手下、那位丈夫殺了,當上帝派先知去責備他的時候,他第一反應沒有否認,而是說我唯獨得罪神了。上帝眼中合神心意的人並不是不犯錯的人,而是能真正面對自己的人,在神面前真誠地承認過錯,而且願意去悔改。基督教不是道德控,所有承認自己在上帝面前是罪人的人才配做基督徒。

  從這方面來看,他的反應不僅公開電視道歉,而且在第二場辯論會當天的周日早晨,跟隨一位電視布道家做了祈禱,這是本·卡森博士(Ben Carson)所見證的事情(註:本·卡森說,他在第二場辯論會的早上見證了特朗普與電視傳教士詹姆斯·羅賓遜[James Robinson]一起禱告)。當我偶爾讀到那則新聞,對他向神向人的赤誠謙卑態度開始十分贊賞,受觸動。他的反應相對於克林頓夫婦是好太多了。

  紐約時報中文網:特朗普說自己是基督徒,但他看起來並不那麽虔誠,也並不常去教堂,你會認為特朗普是虔誠的基督徒嗎?他的言行符合基督徒的要求嗎?

  陳妍:從表面上來看,譬如教會出席、服務,他當然不是符合這樣標準的,但是我又同時認為,上帝是看人的內心,看人的內心是不是有一個傾向,接受被corrected(糾正)。有一些事情發生,他能夠誠實的面對自己,願意成長。在我眼裏,包括他的顧問牧師團所回饋的,他是一個幼嫩但有潛力的基督徒。

  紐約時報中文網:但是有一些例子顯示他並不是這樣的,比如他說奧巴馬出生證明造假,從未道歉,甚至他在視頻門道歉的時候也強調克林頓更糟糕,你為什麽會這麽確定他願意悔改?

  陳妍:他在質疑(奧巴馬的出生證明)的時候是有一些根據的,我們都不是法官,包括《紐約時報》以及很多媒體報道的東西,也不是經過完全的法律證實就報出來了。包括第一次的press conference(新聞發布會),CNN就轉了新聞,說他跟俄羅斯有勾連,有一些色情的視頻,記者會裏面已經公開說是假新聞,但是媒體喜歡報。他做的好的事情沒有報,包括不好的事情都在報。你們先入為主認為他錯了,應該悔改,但是他本人有這個權利為自己申訴。

  紐約時報中文網:你為什麽會那麽關註美國選總統,甚至會特地去參加就職典禮?

  陳妍:我自己是因為在美國成為基督徒,美國就像我的第二故鄉。對於一個基督徒來說,他(她)的重生是一個最重要的開始,比他(她)的生日要更加重要。另外我從小就有一個夢想,來到美國,在這裏我很確信能找到我的神,永恒的信仰;找到我心中渴望的人跟人和平、彼此相愛,沒有仇恨和爭鬥的地方。我們70後成長在文化大革命的末期,非常混亂,人跟人非常不和平、不友好,罪惡泛濫。對我來說,這就是一個小女孩心中向往的公義、救贖。雖然那時候沒人告訴我美國是什麽樣子,也沒有現今很多的電影大片引進中國,這就是一個夢,是上帝放在我心中一個關於天國的夢。

  紐約時報中文網:特朗普當選後對中國有不少的批評,還在當選後不久與臺灣總統蔡英文通話,這些有沒有改變你對他的印象?

  陳妍:我可能更關心的是神的國,公義公平。兩國外交是他們的事情,不是我可以摻和的。兩國有摩擦,說明在磨合,學習說不,找到共同合拍的舞姿舞步就好。另外,其實希拉裏對中國也不友好。

  紐約時報中文網:特朗普對中國的基督徒會有什麽影響嗎?

  陳妍:我很難說他對中國基督徒有什麽影響,因為中國的基督徒有各種各樣的風格。有的人可能很關心政治,有些不太關心政治,和他(她)的神學觀念有關系。

  紐約時報中文網:你希望通過這次直播達到一個什麽目的?

  陳妍:見證上帝是歷史的主宰,History is His Story,歷史是他(上帝)的故事。

  紐約時報中文網:你到時候會怎麽樣直播?

  陳妍:我也在想是原汁原味地直播,還是加上自己現場的感受好,我還在衡量當中,要聽聽大家的想法。可能根據現場氛圍,做一些點評翻譯解說,這次演講特朗普大叔會親自寫講稿,我想盡量不打斷演講過程。

  紐約時報中文網:對演講的關註重點是什麽?

  陳妍:演講我可能會更多關註他宣誓的時候用什麽聖經、引用的經文。因為總統選用的經文跟他的政治理念、跟他個人的信仰操守都有很大關系,其次就是他邀請的六位牧師。  (作者曹莉是紐約時報中文網編輯。)

<